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联系站长|
论文最新
热门关键词
联系我们
  • 1论文代写: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2论文发表: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3售后服务: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4联系电话:0591-87230077
  • 5联系电话:13675012021
  • 6联系手机:13405957452
免费论文
当前位置: > 代写论文 > 代写博士论文 > 浏览论文
浅谈劳伦斯.费林格蒂和培掉派运动
来源:www.papers8.cn   本站编辑:中华论文联盟 日期: 2012-03-11 18:15 点击数:

劳伦斯·费林格蒂(Lawrence Ferlinghetti,1919-)是二战后美国杰出的诗人、出版家、小说家、剧作家;他于20世纪50年代初在旧金山创办了城市之光(city lights)书店与出版社,使之成为海湾区最为著名的文人与艺术家的聚集地之一。费林格蒂与垮掉派运动之间关系密切,这不仅仅因为城市之光出版了垮掉派早期最为重要的作品、催生了整个垮掉派运动,还由于在垮掉派运动式微之后,费林格蒂仍坚持出版垮掉派作品、传承垮掉派精神。在中国,以往的垮掉派研究主要集中于爱伦·金斯伯格(Allen Ginsberg)、杰克·凯鲁亚克(Jack Kerouac)、加里·史奈德(Gary Snyder)等少数几个垮掉派作家,而鲜有提及费林格蒂这样的在垮掉派运动中起到关键性作用的作家,这对整个垮掉派研究而言无疑是一种遗憾的缺失。本文拟从费氏与垮掉派之间的关系出发,力图揭示他在这场运动中的积极作用、以及垮掉派运动对战后美国文学与文化生活产生的影响。
  垮掉派运动发轫于纽约,于50年代后期转向旧金山,这绝非偶然。纽约壁垒森严的知识氛围使金斯伯格、凯鲁亚克这样的哥伦比亚大学的逃课生很难在那里获得一席之地。与金斯伯格相同,费林格蒂也出生于纽约,并先后获得哥伦比亚大学的文学硕士学位和巴黎索邦大学的文学博士学位,然而他在回国后也发现自己“不想回到毫无生气的曼哈顿的石头峡谷之中,在那里艺术世界看上去像在欧洲那样壁垒森严,没有年轻人和无名之辈的落脚之地”。二战后的旧金山为金斯伯格和费林格蒂这样的选择从事自由职业的文人提供了理想的文化氛围。自19世纪中后期以来,旧金山的北滩(North Beach)就吸引了像马克·吐温、杰克·伦敦、乔治·斯特灵(George Sterling)、肯尼斯·雷克斯罗斯(KennethRexroth)这样的杰出文人,而且无一例外,他们都是自由职业的诗人与作家。与此同时,海湾区还出现了大量相当活跃的文学先锋派报纸、杂志及小型出版社。因此,当费林格蒂未能在他的母校北卡罗莱纳大学谋到一份教职之时,他决定前往旧金山,这个他认为除纽约的格林尼治村以外美国“最具波西米亚氛围的城市”去开拓他的人生之路;而金斯伯格等人的相继到来,也无不受到旧金山自由而开放的文化氛围的吸引。正是此种“边缘人”的生存心态使费林格蒂与以金斯伯格为代表的垮掉派走到了一起,力图在主流文化之外开辟一片新的天地。
  尽管垮掉派运动在纽约期间已经小有声名,但真正将其推到风口浪尖、并获得全国性声誉的,还是金斯伯格的诗歌集《嚎及其它诗歌》(Howl and Other Poems)的出版,而费林格蒂则在这个过程中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当费林格蒂看到《嚎》的手稿,就很快意识到这首诗的价值:“1950年代压迫性的、顺从的、种族主义的、恐同性恋的世界大声吁求这样的诗。”他当即决定出版金斯伯格的诗。由于《嚎》直白的对性与同性恋的描写,费林格蒂与城市之光书店的日裔经理由于出版与销售该书而因“淫秽”的罪名被警方逮捕。费林格蒂的被捕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并获得了旧金山众多诗人与作家的同情和支持。金斯伯格本人在这期间一直在国外,他与费林格蒂保持通信,对事态的发展表示急切的关注,并为费林格蒂所承担的法律经济责任深感愧疚。在旧金山,包括雷克斯罗斯在内的文人纷纷在媒体和杂志上发表文章声援费林格蒂;《旧金山纪事报》(San Francisco Chronj-cle)等海湾区重要媒体则自始至终对整个审判进行了跟踪报道。费林格蒂在报纸上发表文章对官方的审查制度进行了嘲讽,并赞扬了《嚎》的文学价值:
  ……我要说《嚎》是一部充满诗意的著作,至于道德争论的问题则留给他人来评判。我认为《嚎》是二战以来、也许是自艾略特的《四个四重奏》以来这个国家里出版的最有意义的长诗。在某种意义上它产生于大众文化、并对之作出了完整的阐释和忠实的描绘。其结果是对我们文化的诅咒。如果说它是关于正派人的淫秽之声,那么也许这正是官员们真正反对它、诅咒它的原因。它们(诗句)诅咒这个世界,但并非语言本身、而是诗人之洞见才是《嚎》最伟大的声音所在。
  声援者当中还有来自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旧金山州立大学的教授、诗人、编辑、小说家、翻译家等,他们也都为《嚎》的文学价值作了有力的辩护。1957年10月,法官宣布费林格蒂出版和销售淫秽作品的罪名不成立,因为《嚎》不是出于猥亵的意图而写的,而且并非不是没有“社会重要性”。《嚎》的出版及审判成为美国文学史上的一个里程碑,为后来D·H·劳伦斯《查泰莱夫人的情人》和亨利·米勒《北回归线》的出版奠定了法律基础。由于《嚎》的出版,金斯伯格与费林格蒂结下了终生的友谊;同时,垮掉派运动在旧金山获得了巨大的声名,其影响也至此扩展至全国。
  尽管垮掉派运动在旧金山如火如茶,但在其诞生地纽约,却传来了对垮掉派最为严厉的批评声。丹·杰科布森(Dan Jacobson)把旧金山的垮掉派比做“美国的愤青”,并引用了金斯伯格、费林格蒂等人的诗,认为金斯伯格的《嚎》“前后矛盾、疯癫狂乱、神志不清、自我放纵”,而其他的诗人则更糟糕;他还抨击那些“让他们的生意随着(垮掉的)一代跳升而跳升”的人(这似乎是在影射费林格蒂)。诺曼·波德霍雷茨(Norman Podhoretz)则批评垮掉派的反智主义,认为与二三十年代相比,50年代的波西米亚主义“敌视文明、崇拜原始主义、本能、活力和‘血腥’”,垮掉派运动则是“精神贫困者的造反”。也许保罗·古德曼(PaulGoodman)是少数同情垮掉派的纽约知识分子之一,他认为波德霍雷茨的看法有些偏激,而且垮掉派的造反对文明也并没有什么威胁;尽管如此,他也批评了垮掉派的虚无主义作派。由此看出,主流文学界当时对垮掉派大体是持否定态度的。
  垮掉派文人放荡不羁的生活方式以及惊世骇俗的语言风格的确容易招人诟病,但如果因此而否定垮掉派作品的文学价值,则未免有失偏颇。费林格蒂无疑非常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点,顶着主流文学批评界的压力,在《嚎》之后,他又相继出版了凯鲁亚克、格里高里·科索(Gregory Corso)、菲利普·拉曼夏(Phillip Lamantla)、戴安尼·迪普里玛等垮掉派作家的作品。可以说,城市之光自20世纪50年代至今出版的垮掉派作品,基本构成了垮掉派文学的经典,可见费林格蒂为保持与传承垮掉派文学经典付出的努力。如今,金斯伯格的诗歌已经进入美国大学的讲堂,凯鲁亚克的小说成为学者们争相研究的对象,垮掉派文学运动的价值也得到重新评估,而费林格蒂这样的垮掉派运动的重要支持者与参与者功不可没。
  因为与垮掉派的密切关系,费林格蒂也被称为“垮掉派诗人”(a Beat poet),但他却有意保持与垮掉派的距离。尽管很看重垮掉派的文学才能,但比起说他是垮掉派的成员,费林格蒂更愿意承认自己作为垮掉派文学作品的编辑者和出版者的身份。费林格蒂以垮掉派文学经典的制造者闻名,但他曾经拒绝了威廉·巴勒斯(William Burroughs)的《裸露的午餐》(The Naked Lunch),原因是他不喜欢书中那种“激烈的意识”;他也没有出版过另外几个垮掉派的重要成员比如史奈德和菲利普·瓦伦(Philip Whalen)的诗。这在一方面表明,他的出版标准仍然是作品的文学价值,而不是因为他与垮掉派是“一伙”;在另一方面,他也不想让人们把城市之光定义为一个“垮掉派”出版社(a Beat publisher)。事实上,城市之光的出版清单不仅有美国作家,还有来自世界各国的先锋派与持异议作家,这是其一贯坚持的传统。此外,费林格蒂对金斯伯格在后期遁人“冥想”的诗歌风格也颇不赞同,认为后者在创作一种“关于诗歌的诗歌……而不是创作一种建立在对外部世界新的和不同的观察基础之上的革命性的新作”。在对诗人的社会作用这一问题上,费林格蒂也反对垮掉派所倡导的那种很“酷”的对政治采取不介入的冷漠态度。这使费林格蒂作为一个出版家,能够对垮掉派文学作品保持更为清醒的判断,同时也显示出他作为一个独立知识分子的立场,即不受任何团体或党派的左右,始终保持自己文化与政治立场的独立性。正是费林格蒂对垮掉派运动的批判性立场,使他既成为垮掉派文学经典的制造者与传承者,又能超越垮掉派,显示出战后美国独立知识分子的存在价值。
  在垮掉派运动过去了半个多世纪的今天,垮掉派的文学成就已经得到了举世公认。“自发式写作”(spontaneous writ-ing)已被誉为垮掉派的创作标签,而与过去被批评为“腐朽”、“堕落”不同,垮掉派文人的生活方式尽管有其放荡不羁的一面,但在另一方面也被认为是对当时美国的清教伦理与压抑的政治氛围的一种反拨,是一种可贵的精神探索。尽管如此,仅仅从某一个作家、或是某一部作品去挖掘垮掉派运动的文学与文化意义,还不足以揭示出垮掉派文人作为一个整体在战后美国文化生活中所起的作用,因此,有必要从另外的角度更为深刻地理解这场运动的文化意义。
  首先,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群体,垮掉派通过其先锋派作品来定义新的美国文学,并试图通过改变文学的生产及流通的方式革新与重建整个文学体制,这使他们在美国的主流文化之外开辟了新的文化空间。
  虽说垮掉派多有脱离主流的作风,但其成员大多出生于中产阶级家庭、毕业于名校,接受过良好的教育,比如金斯伯格、凯鲁亚克、费林格蒂都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雷克斯罗斯硕士毕业于芝加哥艺术学院,巴勒斯毕业于哈佛,罗伯特·邓肯(Robert Dunkan)持有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硕士学位,等等。不仅如此,这些人当中还有许多人出国留学或生活,会一到两门外语,这使他们拥有较为开阔的文化视野。比如费林格蒂、雷克斯罗斯、拉曼夏等人曾在巴黎生活与学习,把超现实主义这样的文学思潮带到旧金山,从而带动了本地的先锋派文学运动。试想如果没有邓肯等人形成的“伯克利诗人圈”、雷克斯罗斯等人发起的“旧金山诗歌复兴”这样的文学实验,后来的垮掉派运动也很难形成全国性影响。因此,由于相似的家庭与教育背景、共同的文学理念、相同的职业选择。垮掉派文人走到了一起,形成了战后美国的一个独特的自由职业的知识分子群体。这些诗人与作家致力于各种各样的文学实验,开拓新的文学样式与文学创作手法,为战后的美国文学带来了一股新鲜的空气。尽管垮掉派作品的文学价值在当时备受争议,但争议本身就意义重大,它使文学界的许多重大问题得到热烈讨论与重新认识,这不论是对文学创作、还是文艺批评都有重大的促进作用,也在很大的程度上丰富了美国文学的内涵。

[关键字]:
相关论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