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联系站长|
推荐期刊
主推业务
当前位置: > 期刊浏览 > 期刊文摘 > 浏览论文

投资财务标准问题探讨

期刊分类:期刊文摘   期刊等级:1   地区:北京市
《投资财务标准问题探讨》简介

 1、投资财务标准的构成
  投资财务标准是管理总部基于谋求市场竞争优势,实现企业价值最大化与资本保值增值目标而对投资回报所确立的必要水准,是从价值角度决定投资项目可行与否的基本依据。从这种意义上讲,投资财务标准包括收益数量标准与收益质量标准,核心点便是如何厘定必要投资报酬率或资产收益率。
  1.1投资收益的数量标准
  资产收益率是企业各项经济资源综合利用的结果,其水平高低取决于企业市场竞争的能力的强弱,并与企业资产运转效率的大小及配置结构的优劣密切关联,是管理总部厘定投资财务标准首要出发点。资产必要收益率又包含项目资产必要收益率与总资产必要收益率两个层次。总部在制定资产必要收益率时,必须先确定出总资产收益率的必要值,使之达到甚至超过市场或行业平均水平,然后依此为基准或机会成本,分别制定出不低于这一基准值的各项目资产的必要收益率。当然在具体操作时还需要充分考虑股东对资本报酬率的期望目标。
  1.2投资收益的质量标准
  在投资收益质量标准的确定上,有两个因素是必须考虑的:时间价值与现金流量。从时间价值角度,可依市场或行业平均的净现值率和内涵报酬率为基础,确定投资的必要净现值率和必要内涵报酬率。从现金流量角度,需设置的主要质量指标一是营业现金净流量与息税前营业利润的必要比率;二是税后利润/现金净流量的必要比率。前者着重用于限定企业集团经营性投资在收益上必须达到的最低质量要求,后者则用于对企业集团投资收益总体质量水平的把握。
  2、投资财务标准的制定
  2.1投资收益的数量标准的制定
  在投资必要收益率的厘定上,有三个至关重要的因素必须考虑:市场竞争的客观强制,即如何谋求市场竞争优势;实现企业价值最大化;股东对资本保值增值的期望。企业价值最大化基点于对企业独立的社会化人格的考虑,并引入了利益相关者概念。股东的资本保值增值目标则是缘于现代产权制度下股东对剩余财产控制权与剩余收益享有权原则的遵循。在这三者当中,最具决定意义的是对市场竞争优势的考虑,它是实现企业价值与股东财富最大化目标的前提与基础,并成为厘定财务标准的首要依据。亦即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企业或企业集团欲想存在并不断发展下去,就必须使投资的必要回报水平至少不应低于市场或行业的平均值(从谋取竞争优势角度,以市场或行业平均先进收益率为基础更具现实意义),因为这不单预示着投资的机会成本,而且如果企业集团的实际收益率达不到市场或行业平均水平,不仅意味着发生了机会损失,更重要地表明企业集团在市场竞争中客观上已经处于了劣势地位,随着时间的推移,势必导致企业集团竞争的失败,最终企业价值最大化以及股东资本保值增值目标无法实现。
  然而单一的资产收益率指标显然是无法保证管理总部对各成员企业的投资实践发挥全面而具体的、可操作性的指导与控制的。基于这种考虑,要求管理总部必须联系战略发展结构的贯彻、核心能力的强化以及管理控制的跟进等方面,在厘定的财务标准中建立一套有效的细化指标体系。一般而言,下列指标的设置及其控制标准的厘定是不可或缺的:经营性资产销售率、经营性资产收益率、主导业务资产收益率、主导业务净资产收益率、净资产收益率。这些指标分别从竞争基础(营运能力)与总体地位、优势保障与贡献基础以及终极结果诸方面反映着企业集团投资业绩水平。管理总部必须基于竞争强制与股东期望的考虑,遵循平均先进原则,分别厘定出不同投资收益率指标的必要值,依此作为规范与指导集团整体以至各层阶成员企业进行投资活动必须达到的最低收益标准。
  2.2投资收益质量标准的制定
  在投资收益质量标准的确定上,有两个因素是必须考虑的:时间价值与现金流量。从时间价值角度,可依市场或行业平均的净现值率和内涵报酬率为基础,确定投资的必要净现值率和必要内涵报酬率。从现金流量角度,需设置和主要质量指标一是息税前营业现金净流量与息税前营业利润的必要比率;二是现金净流量与税后利润的必要比率。前者着重用于限定企业集团经营性投资在收益上必须达到的最低质量要求,后者则用于对企业集团投资收益总体质量水平的把握。总部对自身及其各层阶成员企业投资收益质量标准的把握,大致可以从这样几个方面来进行:收益来源的稳定可靠性;收益的时间分布;收益的现金支持能力。可设置如下控制指标并厘定控制标准:营业利润占利润总额的比重、核心业务利润占利润的比重、收益期限结构、收益期限系数比率、销售营业现金流量比率、应收账款收现率、净营业利润现金比率。
  从财务标准出发,要求集团总部及其成员企业应当从集团利益全局着眼,将那些回报低于市场平均水平甚至平均先进水平的项目或产品排斥在有效投资范畴之外。迫于这种压力,使得集团总部及其成员企业必须更加深入的加大市场调研力度、广度与深度,最终使开发、生产经营的项目或产品不仅符合核心能力的要求,而且从一开始就具有强大的市场竞争力与可观的收益前景。
  3、投资财务标准的运用
  3.1投资领域中财务标准的运用
  投资领域是指管理总部依托核心能力的母体衍生或支持能力而对企业集团整体及各成员企业(特别是重要成员企业)投资活动的有效范畴(如产业性质与产品系列定位、市场开发与渗透区域等)作出的限定,是集团战略发展结构的具体体现。投资领域的确立,预先排除了任何偏离集团核心能力有效支持的投资活动(西方称之为“核心编造”哲学)。在投资领域的限定下,那些偏离核心能力的投资提案甚至根本不予考虑;同样,对于业已存在的投资项目,也必须从是否符合战略发展结构的角度重新进行审视。如果某一投资项目背离了核心能力或战略发展结构,即便有着良好的当前业绩,但基于长远利益考虑,将其果断地舍弃或让售出去,以聚合资金增强核心业务的竞争能力,或许更为明智。现实中,受多元化观念的影响,众多企业集团将有限的资金资源分散投放于核心能力的非相关项目上。非相关业务资金的大量占用,也许可以取得一些短期的效应,但这些企业集团却没有意识到:这样做等于把本来应投资于关乎企业集团竞争优势与前途命运的核心业务运作的资源,束缚在非相关的业务或项目上面。而这些非相关业务或项目,较之投资于核心业务,即便当前取得了一定的收益,但对于集团未来竞争优势的强化并无多大的裨益;相反,一旦其中某些非相关业务陷入困境,严重时,甚至会将整个企业集团拖垮。
  企业集团的前途命运取决于竞争优势,竞争优势的生成与强化又离不开核心能力的培育与拓展,而能否依托核心能力的有效支持以及谋取市场竞争优势之目的,确立思路清晰的战略发展结构,并遵循这一战略发展结构,制定相宜的投资政策,明确有效的投资领域,实现人力资源、生产资料资源、财务资源、技术信息资源以及管理资源等各项资源聚合优势的充分保障,对于企业集团的兴衰成败产生着至关重大的决定性影响。
 投资领域的确立,预先排除了任何偏离集团核心能力有效支持的投资活动。在投资领域的限定下,那些偏离核心能力的投资提案甚至根本不予考虑;同样,对于业已存在的投资项目,也必须从是否符合战略发展结构的角度重新进行审视。如果某一投资项目背离了核心能力或战略发展结构,即便有着良好的当前业绩,但基于长远利益考虑,将其果断舍弃或让售出去,以聚合资金增强核心业务的竞争能力,或许更为明智。
  3.2投资方式中财务标准的运用
  投资方式是指企业集团及其成员企业实现资源配置、介入市场竞争的具体方式,是贯彻集团战略发展结构与投资政策、谋求市场竞争优势、实现投资战略目标的配套的战术性支持。投资方式的选择,取决于市场供求结构的变动预期、企业集团的不同类型以及总部对资本纽带或产业纽带控制力度的不同考虑。一个完全随机变动的投资方式,可能在一定阶段取得一些短期效果,但从长期来看,不仅可能导致企业集团竞争优势的丧失,而且容易引起内部控制管理结构的紊乱,妨害企业集团资源配置与投资效率的提高。当然,投资方式的稳定性并不否定相机调整变动的必要性,当某种投资方式已经失去其未来生命力时,调整与变动是完全必要的。
  环境是系统研究的逻辑起点,投资政策的制定及其具体的投资方式的选择同样也必须以环境分析为切入点。在资源日趋短缺、竞争空前加剧的现代经济社会,实施资本聚合、追求规模效益成为一种具有潮流性的时代特征。而当今的中国,还正直接面临着国内资源配置的重组整合以及世界资源配置一体化格局的严峻挑战:市场开放步伐加快、强大的外国资本抢滩中国。在这一关乎整个民族经济生死攸关的时刻,作为国民经济细胞组织的企业及其联合体的企业集团,必须不失时机地确立或择取复合而有序的、高效率的、具有应变弹性的投资方式,如控股、参股、收购、兼并、股权回购、资产重组、让售、附限制性条款的债权投资或产权性质转换等。这不仅关系到企业集团能否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保持优势地位,有效地抗御外国资本的冲击,而且最终将关系到中国民族经济的衰败与振兴,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重大问题。
  对于某一特定的企业集团,其生命力取决于能否确立起两条并行交融的明确的主线条:发展线与管理控制线。发展线亦即所谓的战略发展结构,其重要性无需赘述。管理控制线则是战略发展结构目标达成的保障体系。依托战略发展结构的管理控制线包括管理体制、组织结构、制度体系等。单就投资而言,投资政策、产业纽带、资本纽带对于强化管理控制都发挥着极其重要的功能。在投资政策中,投资方式的选择与资本纽带及产业纽带的关系显然更是密切相关。如母公司对子公司、子公司对孙公司或管理总部对重要成员企业是采用绝对控股投资方式抑或相对控股投资方式;集团对外投资的选择上,是采用股权投资方式还是债权投资方式,是控股还是参股,是合资还是联营,等等,无不与管理总部对战略发展结构、资本纽带关系、产业纽带关系的考虑相联系。
  
  参考文献
  [1]财政部会计资格评价中心编,《中级财务管理》,经济科学出版社,2010年10月。
  [2]张延波,《高级财务管理》,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出版社,2009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