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联系站长|
论文最新
热门关键词
联系我们
  • 1论文代写: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2论文发表: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3售后服务: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4联系电话:0591-87230077
  • 5联系电话:13675012021
  • 6联系手机:13405957452
免费论文
当前位置: > 代写论文 > 代写文史论文 > 浏览论文
弗洛姆健全社会思想对我国社会发展的启示
来源:www.papers8.cn   本站编辑:中华论文联盟 日期: 2017-11-21 14:31 点击数:

 一、何为健全的社会 
  弗洛姆认为,不单是个人,社会也可以有精神问题。在他看来,健全的社会应该是一个符合人的需要、有利于人的精神健康发展的社会。而这里所说的需要是指人的客觀需要,是“根源于自身生存环境的人的需要”,主要指以下五个方面:与他人相关联的需要、对超越的需要、对扎根之所的需要、对身份感的需要、对定位坐标系的需要。 
  按照弗洛姆的说法,社会满足了以上五个人类的需要才能算是健全的社会,同时每一种需要的满足也只有通过健全的方式才能达到有效的结果,即人只有通过相互的爱,在沟通世界的同时,保持自身的个性与自由,才能成为健全的人,达到健全的社会。 
  二、如何通向健全的社会 
  弗洛姆在一定程度上继承了马克思的异化思想,认为在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中异化现象无处不在,人被困在了自己构建的庞杂世界之中,越来越感觉自己弱小。他深刻披露了西方社会中人类沦为生产机器,失去其为人的超越之处的不健全状态。然后,弗洛姆评析了前人的各种变革设想,并提出了自己的主张。他认为“只有在工业政治的组织、精神和哲学的方向、性格结构及文化活动这些领域同时发生变革时,才能达到精神健全和健康” 。 
  弗洛姆主要从三个方面来寻求健全之路。第一,改善劳动境遇的经济改革。他提出建立一种共享和共同管理的人民公社制度,使人们能更多地参与社会事务。他认为只有在社会主义条件下人们才能团结相处、发挥自己的创造力。第二,真正民主的政治改革。弗洛姆认为选举权的改革是政治改革中最关键的部分。他提出了一种民主集中与高度分权相结合的政治形式,采取市民大会的原则,他认为只有这样才能消除民主中的异化,通向健全的社会。第三,提高素质的文化改革。弗洛姆认为现今的教育制度仍无法胜任拯救人们灵魂的重担。他指出,教育应当始终保持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且一个健全的社会应当同时关注青少年和成人的教育。弗洛姆还提出建设“集体艺术”,使人们在其中获得相互之间的“爱”,进而更积极地加入到具有创造性、超越性的活动中来。 
  实际上,弗洛姆所谓的健全的社会其实是在社会主义的条件下,一切以人的发展为中心,因此亦可称其为人道主义的社会主义。但弗洛姆生长在资本主义社会,难免受其影响,他推崇马克思早期著作中的许多论述,但又不赞同必须通过暴力革命改变国家所有制的方式。然而,统治权一如既往地被统治阶级紧紧攥在手中,浓烈的乌托邦色彩使得弗洛姆通向健全社会之路注定成为一种空想性的方案。 
  三、弗洛姆健全社会思想对我国社会发展的启示 
  第一,弗洛姆对资本主义社会文化的批判及其提出的文化改革观点,为我们当前大众文化建设提供了一些警示作用。建设积极健康的、具有中国特色的、能满足广大人民群众需要的社会主义大众文化之路任重道远,我们应注重大众文化的积极导向作用,塑造健全的文化人格,才能建立起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实现真正的文化自信。第二,教育是文化建设的关键,我们应着重对学生的精神心理和思维方式进行培养,建立更加丰富、更加符合各阶段学生状况的教育制度,培养自由的个人。第三,弗洛姆在对异化的批判中指出人精神健全之重要性,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所倡导的理论指南相契合。一方面需要关注人们的精神需求,尤其要关注弱势群体的精神需求,保持社会稳定;另一方面要关注形成积极的国民心态,始终坚持“四个自信”,凝聚中国正能量。 
  四、结语 
  总之,健全社会思想虽然带着一定的空想性缺憾,但作为一种关切人类命运的思想体系,也称得上是人类思想史上璀璨的一页。 
  参考文献: 
  [1](美)艾里希·弗洛姆.健全的社会[M].孙恺祥,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11:21,230. 
  [2]原 婧.弗洛姆健全社会的构想及理论根源[D].西安:陕西师范大学,2011. 
  [3]骆天月.弗洛姆健全社会思想新探[D].哈尔滨:哈尔滨工业大学,2013.

[关键字]:
相关论文文章
档案信息资源开发与利用 民商法和经济法的关系
东西方报纸新闻娱乐化的对比 扩大和发挥青少年宫的公共文化服务
我国航运业反垄断豁免制度法理研究 我国社交媒体文件归档中的鉴定
近十年来我国档案利用服务 1935-1948年延安时期陕甘宁边区廉政法制建设及其启示研究
浅谈我国文化产业学科面临的问题 浅论我国政治文化与公共情感的变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