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联系站长|
论文最新
热门关键词
联系我们
  • 1论文代写: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2论文发表: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3售后服务: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4联系电话:0591-87230077
  • 5联系电话:13675012021
  • 6联系手机:13405957452
免费论文
当前位置: > 免费论文 > 文史论文 > 中国文学论文 > 浏览论文
《女勇士》中的汉文化
来源:www.papers8.cn   本站编辑:中华论文联盟 日期: 2017-09-22 07:15 点击数:

  一、《女勇士》中的主流文化书写 
  关于汉文化中主流文化的界定,有学者认为:“由于汉族在众多民族中人数最多,经济最发达,而且汉文化又最成熟最先进,故在中华文化中起着主导作用,是中国文化的主流。而汉文化在其生成发展过程中,儒家文化又起着主导作用。”[2]也就是说,汉文化是中华文化的主导,儒家文化是汉文化的主流。《女勇士》中书写的主流汉文化主要体现在儒家“三从四德”伦理观、“孝悌”文化和中国“龙”文化三个方面。 
  (一)“三从四德”的伦理观 
  “三从四德”是封建社会中儒家礼教给妇女规定的道德标准。“三从”指未嫁从父,即嫁从夫,夫死从子;“四德”指“在女子出嫁前三个月,要‘教以妇德、妇颜、妇容、妇功’”[3]。《女勇士》中与汤亭亭母亲同辈的女性,大多一直生活在中国,即便是作为华侨的汤亭亭母亲,大部分时间也在中国度过,她们一直沿袭着中国妇女的“三从四德”观念。 
  《女勇士》里“我”的姑姑虽和父母住在一起,却在“下桌”吃饭,显示着父亲对女儿的绝对权威。姑姑在丈夫外出后无故怀孕生子,从而受到村民的抄家和侮辱,最终选择抱子跳井自杀。这一切的根源缘于姑姑没有遵守“妇德”。在中国,妇女婚后出轨是不可饶恕的,她们的贞洁远比自己的生命重要。 
  在“三从四德”的礼教下不断顺从的还有“我”的姨母勇兰。姨父去美国谋生后,在美国组建了新的家庭,只是每月按时给身在中国的姨母和女儿寄去充裕的生活费。姨母本已适应了这样的生活,可是在“我”母亲的一再要求下,最终还是决定赴美寻夫。虽然通过母亲的帮助姨母顺利来到了美国,但她一直拖着不去找姨父。她对姨夫顺从惯了,甚至对“我”母亲说:“他没有抛弃我,他给我寄了那么多钱。吃的、穿的、丫鬟,我应有尽有。他也供养了女儿,尽管她只是一个女仔。他送她去上大学,我不能给他添乱,一定不。”①(p113)在姨母的思想里,女人只能而且必须顺从她的男人。当母亲让她见到她丈夫后要厉声质问他为什么抛弃她,她却说:“我说不出这样的话。”她还惦记着“三从四德”里的“妇言”,在她的思想观念里,女人是不能和丈夫那样说话的,即使他抛弃了你。 
  中国妇女的一生是可怜的、可悲的,她们被儒家礼教的“三从四德”紧紧束缚,没有自由、没有自我。但她们并不自知,甚至乐在其中、不以为然。即使是生活在美国的中国妇女也会时不时唱着这样的小曲:“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根棍子嫁根杵子,为他守节随他一辈子”(p177)。 
  (二)“孝悌”文化 
  “孝悌”是儒家提出的两大家庭伦理规范,孝指养敬父母。弟指敬爱兄长。《论语·学而》:“弟子入则孝,出则弟。”《孟子·离娄上》曰:“仁之实,事亲是也;义之实,从兄是也。”汤亭亭一直强调自己是美国人,强调《女勇士》是一部美国小说,但在其讲述的故事中,有很多细节都体现着儒家的“孝悌”文化。 
  中国人常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女勇士》里写道,在弟弟出生后,父母就赶紧寄了弟弟的照片给远在中国的奶奶,虽然当时的“我”对父母的重男轻女愤愤不平,但还是不難看出父母的一片孝心。即使在“我们”美国的家里,父母也遵从中国的旧礼,把爷爷奶奶的遗像挂在墙上,并且在特定的日子进行简单的祭祀。 
  《女勇士》中有“悌”的书写,这里的“悌”已不局限于对兄长的敬爱,更多的是一种兄弟姐妹间的互帮互助。汤亭亭的父母到美国后还和中国的兄弟姐妹保持着书信往来,但中国的兄弟姐妹寄来的信,大多都是向我父母要钱的,“在香港的姑姑姨姨们来信要求赶快寄钱,她们的孩子在人行道上行乞,一些无聊之徒往他们的碗里丢土”(p46)。“我”母亲对此很生气,曾撕了她父亲三姨太的小儿子寄来的要钱的信,但最终她还是“把在番茄地里挣的钱寄到香港,香港的亲戚再把钱寄给留在大陆的姑姑姨姨和她们的孩子。逢上丰年,她也给祖父两个小老婆的孩子以及她们孩子的孩子寄钱”(p189),所有抱怨只是嘴上说说。 
  汉族的“孝悌”文化是维系家庭关系的重要道德标准,也体现了中国家庭伦理温情的一面。汤亭亭的父母从小接受传统教育,在儒家家庭伦理思想的影响下,他们一直践行中国的孝悌之道,即使后来迫于生计移居美国,也一直坚持中国儒教的“孝悌”文化,自觉孝敬父母、关爱家人,认为这是为人子女、为人兄妹应承担的责任和应尽的义务。 
  (三)中国“龙”文化 
  在中国,龙有“自然龙”和“文化龙”之分。“自然龙”指古代传说中一种能兴风作浪的神异动物,而“文化龙”指具有丰富文化寓意的汉族民族图腾。程裕祯在《中国文化要略》里把龙归入民族祥瑞动物。闻一多先生说:“它是一种图腾,并且只存在于图腾中而不存在于生物界中的一种虚拟生物,因为它是由许多不同的图腾糅合成的一种综合体。”[4]李丽提出:“龙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文化标志”,并解释其内涵为“天人合一”[5]。 
  很多华裔作家在作品中都不约而同地写到中国“龙”,“龙”已经成了华裔作家眼中中国的标志。《女勇士》中有“中国龙”的书写:“预知苍龙,必以局部认识推演整体。”(p26)“龙不同于虎,龙体庞大,不能尽收眼底。不过我倒是可以到峰峦中间去摸索,山峰就是龙的头顶。”(p26)《女勇士》里的中国“龙”书写显然不是对“自然龙”的书写,而是对精神意义上的“文化龙”的书写。汤亭亭在《女勇士》中创造性地把龙与自然万物糅合在一起,这是对中国“天人合一”精神的一种全新阐释。

[关键字]:
相关论文文章
《祝福》中的祭祀民俗 浅谈消费文化视域下“重述神话”价值
对当代中国的文化生产及认同的探析 论张衡赋作和汉代舞台娱乐文化
从媚俗透视消费时代的文学境况 论大众文化语境下的“反对”修辞方式
试论中国家庭伦理的解构和重建 浅谈酒文化在政治领域的渗透与表现
浅析“书生艳遇”原型的借用与改写 “春风”与 “沉醉”的文化意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