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 设为首页 | 联系站长|
论文最新
热门关键词
联系我们
  • 1论文代写: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2论文发表: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3售后服务: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4联系电话:0591-87230077
  • 5联系电话:13675012021
  • 6联系手机:13405957452
免费论文
当前位置: > 免费论文 > 文史论文 > 中国文学论文 > 浏览论文
《项脊轩志》研究回顾
来源:www.papers8.cn   本站编辑:中华论文联盟 日期: 2017-10-30 09:52 点击数:

 一、《项脊轩志》主题研究

据田干生考证,《项脊轩志》的正文部分(“余既为此志”以上若干内容)写于作者18岁时,恰处于他到项脊轩读书(15岁)至考中秀才(20岁)之间。补记部分(“余既为此志”以下若干内容)写妻子魏氏,是在写了正文十三年以后才续写的,也就是说它作于1536年,其时归有光31岁。[1]由于文章分两个时间段完成,因此,在目前所见的研究成果中,对本文主题的解读是丰富而多层次的,总的来看包括:借项脊轩串起与之有关的家常琐事,表达怀念之情;表达人亡物在、三世变迁的感慨;表达复兴家业、光宗耀祖的人生志向三个方面。

(一)借项脊轩串起与之有关的家常琐事,表达怀念之情

黄犁洲在《张节母叶孺人墓志铭》中提到:“余读震川文之为女妇者,一往情深,每以一二细事见之,使人欲涕。盖古今来事无巨细,惟此可歌可泣之精神,长留天壤。”[2]从这个角度来说,这篇抒情散文是通过对项脊轩前后的变化和几件小事的描述,写出了亲人对自己的关怀和自己对他们的怀念。[3]也是一篇作者借一间狭小的旧屋而贯穿起祖孙情、母子情、夫妻情、兴衰情、功业情等诸多复杂情感的作品。[4]

(二)表达人亡物在、三世变迁的感慨

清人梅曾亮总结本文是“借一阁以寄三世之遗迹”。《项脊轩志》即事抒情,真切感人,以“百年老屋”项脊轩的几经兴废,穿插了对祖母、母亲、妻子的回忆,抒发了人亡物在、世事沧桑的感触。[5]同时将自己所遇到的归家三代“多可悲”的故事,放在“百年老屋”的历史背景下来表述,就使得归家三代的凄凉非同一般,三代的艰难苦痛别有一番深意。[6]而还有研究者认为归有光“居于此,多可喜”,不过是苦中作乐,是大悲中的自我安慰之喜,并指出《项脊轩志》中贯穿全文的是衰败之悲、身世之悲、抑郁之悲和孤独之悲,悲甚大矣。[7]

(三)表达复兴家业、光宗耀祖的人生志向

张延昭的《从科举角度解读<项脊轩志>》一文中认为:《项脊轩志》是一篇和科举及八股文有着密切联系的文章。因归有光作《项脊轩志》时,面对着衰微的归氏一门,回想早逝的母亲,又忆及祖母生前的嘱托,心中感慨万千。他所写的这篇散文就是为了表达他努力奋斗,重振归氏门庭的志向![8]文章正文部分写破败小屋,激励振兴家邦之志;诸父异爨,催发学兴邦知礼之愿;妪忆母亲,砥砺承继母志之心;大母持笏,激发承担入仕救邦之情;遭火不焚,强化进阶登室之念;补记忆妻,激奋孜孜不懈之毅。这五个片段,结合《震川先生集》中相关的文献来看,项脊轩只是作者借以言志之表,贯穿全篇的是重振家业的思想。[9]在面临科举考试的背景之下,可以在字里行间隐藏捕捉作者复杂的情感,因此,把《项脊轩志》的主旨还原为“托物言志”,即借助项脊轩来抒发自己勤学苦读的远大抱负。[10]

二、《项脊轩志》写作特点研究

《项脊轩志》以其高超的艺术技巧和独特的行文角度为人们所称赞。目前所见研究成果中,对《项脊轩志》艺术手法的研究也大多集中于这两点。

(一)高超的艺术技巧

高超的艺术技巧表现在行文自然、情辞清丽。明人王世贞在《归太仆赞序》中称:“先生于古文词,虽出之自《史》《汉》,而大较折衷于昌黎、庐陵。当其所得意沛如也,不事雕饰而自有风味,超然当名家矣。”[11]这是他对归有光文章的至高赞美。王世贞作为“后七子”的主将,他认为归有光在写文章的时候飘飘洒洒,毫无雕饰却自有一派风味。清人方苞更有“其发于亲旧及人微而语无忌者,盖多近古之文。至事关天属其尤善者,不俟修饰,而情辞并得,使览者恻然有隐,其气韵盖得之子长,故能取法于欧、曾而少更其形貌耳”的赞词。[12]他认为归有光的文章通过平淡流露的情感而感人至深。唐时升在《太仆寺寺丞归公墓志铭》说:“先生于书无所不通,然其大指,必取衷《六经》,而好太史公书。所为抒写怀抱之文,温润典丽,如清庙之瑟,一唱三叹,无意于感人而欢愉惨恻之思,溢于言语之外,嗟叹之,淫泆之,自不能已已。”[13]

鉴于前人对《项脊轩志》的研究,后人在此基础上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进一步的研究。罗亚熊提出归有光的《项脊轩志》是运用白描的典型篇,归有光在作品中不用富丽堂皇的词藻、繁琐的铺陈,而是抓住融有感情色彩的事物的本质和特征,运用最简炼的笔墨描绘出一种场面,或绘画出一种渲染气氛的景色,从而给读者一种生动、形象、内涵丰富的艺术感受。[14]从语言特色来看,郑荣馨认为《项脊轩志》的语言于简炼中见准确、于细腻中见清淡、于变化中见自然,表现出了内在的朴素美。[15]而许炜认为《项脊轩志》的语言不仅表现在质朴美、还有含蓄美、音乐美、以此进入由语言创造的美的世界,能够深刻领会人物性格、场景和意境等形象的意蕴。[16]还有学者指出《项脊轩志》的句式取法唐宋八大家,风格朴实、感情真挚、散骈相间形成句式参差之美;前后呼应形成文脉贯通之美;细节连缀形成情感流转之美。[17]从用词的角度来说,《项脊轩志》篇幅不长,总共运用了六个双叠词,且意味浓郁,透过这些“绘声绘色,形神兼备”的叠词,一位面对家道日渐衰落知识分子形象展现无遗,也把思念亲人的情思表露了出来。[18]

(二)独特的行文角度

林纾曾评述《项脊轩志》:“余读震川之文,一往情深,每以二三事见之,使人欲涕。”[19]归有光抓住了看似平常,实则感人肺腑的细节,运用传神之笔,使悲苦而香甜的母爱、细腻而厚重的祖母之爱、温馨而清凉的夫妻之爱跃然纸上。正是这些逼真的家庭琐事传达出亲人间的真情,让人读来哀婉悱恻。[20]还有学者提出,归有光的《项脊轩志》将平凡之事赋予了不平凡的意义,运用直述、转述、回忆、追忆的形式,将“一间屋,三代情”真切地流淌于笔端,虽事细,却情深。[21]也有学者从美学角度指出,《项脊轩志》的细节美的描写具有精练美、情韵美和诗意美。细节描写的精练美表现在叙事细节精练和写人细节精练;细节描写的情韵美表现在言语细节吐真情、动作细节含深情和神色细节传浓情;细节描写的诗意美体现在意境的营造与意象的选择。因此,《项脊轩志》是一篇凄婉动人、美在细节的抒情散文。归有光的这篇不朽之作还表现在,抒情的笔调是通过写景、叙事、写人的相互融合,看不出文章的刻意修饰,却有它精致的修饰。[23]

此外,还有一些学者从新的角度对《项脊轩志》进行了研究。胡才众从对比艺术的角度分析,他认为《项脊轩志》独特的对比艺术具体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在对比之中运用对比;二是显性的叙述中包含着隐性的对比。作者运用独特的对比手法,借助一座项脊轩把这些记忆的碎片完全串联起来。[24]刘宏图从留白艺术的角度出发,他认为大音稀声,大爱无言,归有光的《项脊轩志》由景及人、由果及因、由表及里、由静及变、由此及彼、由物及情,是一篇巧妙利用空白艺术的典范作品。[25]孙文辉从冰山艺术的角度考察《项脊轩志》诸种细节背后所省略或淡化的“实体经验”。他认为项脊轩里的人事若放在一个家庭成员健全的语境里,极易被熟视而无睹;而一旦将其置于“死亡”的经验底座上,碎片所蕴含的生存意义便被充分照亮。[26]

三、《项脊轩志》教学研究

(一)讲授法

讲授法是大多数教师在教学《项脊轩志》时遵循的教学模式。但是在课程改革背景下,教师不再循规蹈矩地采取传统的教学方法,而是进行大胆尝试,在教学流程的各个环节有所创新。

“知人论世”是文言文散文的一般阅读方法,有教师尝试三次介绍作者串起教学环节,从文章的语言出发品悟情感,理解归有光是一个在哀乐中前行的失意书生。[27]这个教学案例用归有光的生平遭遇、文学成就、解说亲情三个主片段构架整个教学过程,引导学生逐渐理解作者,走进文本,进而领悟作者的情感内涵。

字词的解决也是文言文教学的重要部分,童志斌在执教《项脊轩志》时有意识地将“言”和“文”融合在一起,并且各有强调,以“含义”一词引入文章的言语,以“含意”一词引入文章的意蕴,在语境中理解字词语义,由字词“细读”把握文本内涵。[28]这种教学方式既解决了文本中的疑难字词,同时梳理了文本结构,真正做到了“言文并重”。

《项脊轩志》教学重难点是学习作者如何选取生活琐事、抓住生活细节表现人物形象以抒发感情的写作手法,并理解作者的深挚情感与人生志向。林燕芝的做法是以文中的人物细节描写为切入点,指导学生重点阅读分析、鉴赏文中描写人物的有关细节。[29]新课程改革中的语文教学,要求教师根据学生的具体情况展开教学,这个案例将阅读教学和写作教学有机的结合,提高语文教学的有效性。在这点上,贾铖虎的从文体特征以及行文的情感线索出发,依托就物论物、由物及人两个板块解析归有光的写作特点,为学生的写作奠定基础。[30]此外,有教师从育人的角度考虑,在执教的过程中收集和整理学生的问题,只教学生的质疑点。在教学时先创设情境引导学生探索项脊轩的环境,后设契机,因“言”引导学生把握作者的“喜”与“悲”,最后巧搭支架,引被删除的部分,感悟作者的人生志向。[31]这个教学设计从语文学科的性质和目的出发,体现了语文的育人价值。既强调作品的“原生价值”,也就是文本的信息价值,也重视了本文的育人价值,即让学生感受作者对家族逝去荣耀的叹惋。

(二)主线法

鉴于梅曾亮提出的“借一阁以寄三世之遗迹”,大多数教师以“然余居于此,多可喜,亦多可悲”为主线和切点,思考“可喜”什么,“可悲”什么,进一步感知文本文意和作者情感。而童志斌在讲解时,以“室”和“轩”的区别性名称为线索,重点讨论书房被称为“轩”时,这里发生的“可喜、可悲”之事,感悟青年归有光的心态和中年归有光的心态,从而体味归有光对于书房的情感和表达的内在主旨。[32]这种教学方式围绕一个关键的“点”展开,并使之成为贯穿整个教学活动的主线,有利于学生体悟文本主旨。

[关键字]:
上一篇:《女勇士》中的汉文化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论文文章
《道德颂》研究 《漂泊者萧红》研究
关于词汇现代性转变的研究 吕立汉的《千古人豪——刘基传》文笔之美考论
《汉书.艺文志》小说家之相关研究